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權威資訊 > 2020年翻譯碩士MTI考研真題寫作備考指導

2020年翻譯碩士MTI考研真題寫作備考指導

時間:2019-04-28     來源:《漢語寫作與百科知識》     作者:郭老師      點擊量:225

2020年翻譯碩士MTI考研真題寫作備考指導

1、我總是覺得自己無話可寫,背模板靠譜么?

【育明夏教授】模板是一個讓很多人非常糾結的話題,背的話容易機械,容易千篇一律;不背的話又怕自己沒話可寫。對此我們想說:騷年,這是病,是“模板依賴癥”,不能放棄治療!

模板是什么?確切地說是文章中必要的邏輯結構、常用短語及詞匯的集合,之所以受到萬人追捧,是因為它普適性強,套用簡單辯解,很多時候只要寫上一兩句話,填上一兩個詞就能寫出一篇文章,這像極了明朝的八股,不論話題,不論內容,只要寫成那樣四平八穩的結構,就能拿到一定的分數。對不少寫作能力較薄弱的同學來說,模板無疑是短期內提高寫作成績的“不二法門”。

但模板用多了,就像腿腳不靈便的人拐杖用多了,一旦扔掉拐杖,走起路來難免不摔跤。拐杖是輔具,目的就是幫助人更好的走路,但一旦依賴上它,想擺脫它就很難。如果大多數同學在同一場考試中都使用了相同或相似的模板,閱卷老師會有何看法?

看起來模板成了眾矢之的,可仔細一想,我們閱讀的文章很多都讓我們有了模板化的印象,就像問一個從未去過草原的人,你心目中的草原是什么樣的?他會很快地告訴你:藍藍的天上白云飄,白云下面馬兒跑,這不就是美麗其格《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陽》么?這就是模板化的印象。難怪許多年后,張承志《黑駿馬》的開篇會說:……我能從他們的眼神中立即讀出諸如鮮花、白云、姑娘、美酒等誘人的字眼兒……這些朋友缺乏一種作為草原牧人基本素質的心緒。

我們不主張妖魔化的看待模板,因為它畢竟能發揮一些好的作用,如幫助我們建立文章的初步架構,遴選出行文中的常用詞句,以便在應試中盡可能節省時間,提高效率。但我們要始終有“拋開模板,獨立寫作”的意識,否則就會像斷不了奶的孩子,永遠都長不大。

目前不少翻碩教輔,連同英語專業或非專業考試試題,是凡涉及寫作部分,都會給出相應的模板。我們建議同學們多多搜集這類模板,然后做一些比較工作,看看同一類型的文章可能有哪些不同的寫作方法。模板能夠發揮整齊劃一的作用,但要削弱由此引發的“千篇一律”,就要在拓展模板類型上下功夫,特別是掌握一類文章的若干種寫法,這樣在訓練和應試中能夠發揮的余地就比較大。

運用模板要有創新思維。很多同學一寫起作文,都是陳詞濫調,比如with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Firstly,…, secondly,…., thirdly….等,有些教輔上把這些稱之為“萬能模板”,但再萬能的鑰匙也不能打開所有的鎖。雅思的口語考官曾經說過,他非常害怕用How are you?問候中國考生,因為迎接他的一定是I’m fine, thank you, and you?這樣的答句。從這幾年的翻譯和寫作實踐看,模板中最讓人詬病的就是這陳詞濫調,什么語言,什么用法,如果天天用,天天說,也就不值錢了,因此同學們應用如上所述的比較法,爭取在一類文章下多積累幾種模式,就能最大程度避免這種“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

 

2、簡單句是寫作大忌么?怎么看待復雜句?

【育明夏教授】我們經常聽到部分教師告訴學生:正規、專業英語考試中,寫作不要使用簡單句,以免讓閱卷老師看低了你的水平。教師的本意是希望學生能夠熟練應用廣義從句等較復雜的結構,但這樣一來,學生會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狹義從句上,然后一場卷子改下來,閱卷人滿腦子可能都是各種狹義從句,尤其是各種定語從句。許多同學也并不贊成在寫作中大肆使用從句,可是現成的、簡練的簡單句容易給人“水平不高”的錯句,因此選擇了“忍痛割愛”。那么應當如何看待寫作中的簡單句和復雜句的關系。

長期以來,我們對英語復雜句、簡單句的二分法只有一個標準,那就是是否使用了從句,似乎只要有了從句,烏鴉就變成了金鳳凰,古樹都能發了新芽。在這種思想下,可以讓簡單句變復雜的平行結構、疊套修飾等反而得不到應有的重視,結果是從句越寫越長,句子質量越來越低。這種“為從句而從句”“為復雜而復雜”的思維實在要不得。

公平地說,套用莎翁《哈姆雷特》里的那句經典獨白:簡單還是復雜,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繁簡與否,不是看作者的水平,而是看表述的必要,看作者的行文風格,看事件的復雜程度。從風格上看,海明威力主“電報體”,句子短小精悍;狄更斯主張“經典體”,句子整飭,難度較大。從復雜程度看,描述一個人的周身打扮比描述一個時間的來龍去脈通常要簡單,而對事情細節的描寫有時比描述來龍去脈更復雜。

那么,應該如何處理簡單和復雜的關系,或者說繁簡在一篇文章中應該是什么樣的比例?這個問題不少寫作教師曾經探討過,目前比較一致的看法是采用“繁簡相間”的做法,或盡可能將復雜句的比例提到整篇文章的40%左右。所謂“繁簡相間”,可以粗略地理解為“一句復雜、一句簡單”,也可以更靈活地理解為“兩三句復雜,兩三句簡單”;所謂提高復雜句比例,可以理解為在段首、段中、段末恰當使用復雜句。

復雜句的種類很多,遠不止是從句,特別是定語從句那么簡單,可供選擇的方案有廣義從句中的同位語、插入語、非謂語,有修辭法中的倒裝、省略、虛擬語氣,還有上述用法的綜合使用。因此,在一篇350-400詞的文章中,使用56類復雜句是可行的,也是必要的。

復雜句和簡單句的銜接問題是重點,如果轉得過快,特別是在沒有交代的情況下從長句直接過渡到短句,很容易出現問題;如果轉的過慢,特別是在前一句廣義從句的末尾還沒有向短句過渡,也容易出現問題。我們常講“過猶不及”就是這個道理。下面這兩個例子,很能說明問題:

轉得過快:I want to share with all of you one of my most valuable experience during my childhood years, exactly the time in my primary school. That’s indeed unforgettable.(從experience直接過渡到unforgettable,銜接上出現了問題)

轉得過慢:Patriotism, once stipulated in historic books of anti-fedualism and anti-empirism, has been a hot topic recent days, particularly triggered by hypocratic statement by western media based on their twisted observation. So patriotism should be rational in order to keep us well-behaved. That’s the patriotism we need.(前后三句都在圍繞著rational patriotism敘述,從常變短,但第三句實際上可以繞過第二句直接與第一句銜接)

實際上不少教師倒是很希望學生寫出第二種結構,雖然表述上有些羅嗦,但至少增加了不少字數,能很好地解決很多同學“寫不長、寫不出”的毛病。不過,總是繞著一個話題寫“車轱轆話”,明眼人一看便知,可以增加字數的方式有很多,而這恰恰是一種不明智的方式。

 

3、翻譯碩士可以參照托福、雅思的寫作經(ji)驗(jing)么?

【育明夏教授】雅思、托福是很多同學津津樂道的考試項目,部分同學為了增加今后的發展方向,對這類國外語言應用水平測試的熱情空前提高。有考試就有研究,有研究不難出成果,經(ji)驗(jing)就應運而生。據說雅思、托福考試委員會察覺到中國大陸區學生憑借“機經”惡意刷分,提高考試成績,增加錄取率,一度曾取消了中國大陸及相鄰地區的機考權利,改為紙質試卷,可見“機經”的強大。

從寫作難度上說,雅思、托福等考試由英美專業語言測試機構命題,要求與中國大陸地區有較大差距,同學們普遍反映,答母語人士出的英語試卷,難度果真非常大。那么這個難度的作文適合作為我們翻碩考試的參考么?我們以為是可以的,但有兩點需要注意:

一是要注意字數、謀篇布局等方面的差異。雅思、托福考試要求的寫作字數往往在800—1000字左右,相當于現行翻碩考試寫作平均長度的兩到三倍,因此雅思、托福考試寫作中起首、展開、舉例、總結等部分的字數較之翻碩考試也增加不少。

二是要注意兩者在舉例、表義、總結方面的異同。雅思、托福等考試嚴格按照西方母語人士的表達習慣,特別是按照亞里士多德“大前提小前提—結論”的邏輯結構展開,要求多舉例、多論述;而翻碩考試中的寫作強調圍繞一個話題展開論述,對舉例、論述、總結等不做具體、嚴格要求。因此,在選用托福、雅思等“機經”時可以在這一塊做相應的靈活變化。

對于英語非母語人士而言,寫作離不開參考,誠如上例中提到的模板,無論是人為提煉的結構和句式,還是有較高水平的專欄作家作品、社論等,都可以成為我們寫作訓練的參考。不少長期閱讀《經濟學人》《紐約時報》等的同學深刻感受到:中國英語考試,無論專業與否,寫作模板的水平和上述外文作品都有較大差距,加之外文作者的風格各異,理解不同,這種差異就更加明顯。這些同學實際上已經意識到:逐步按照西方行文的方式改造現有的模板,是短時間內提高寫作水平的重要步驟。

 

4、我的漢語寫作不錯,想好腹稿譯成英文可以么?

【育明夏教授】實際上,“想好漢語譯成英語”是英語考試中各位同學心照不宣的套路,因為這樣最省事,也最容易操作。但漢語寫作不錯,是否能打好英語寫作的腹稿,又能不能把英語譯好、寫好,就成了需要研究的問題。

我們就這個問題征求過不少同學的意見:有人認為,用漢語譯英語挺方便的,想好漢語的稿子,就能大致提煉出英語作文的大綱,從而寫出作文;有人認為,主要是用漢語想出關鍵信息,再譯成英語,就容易不少;但也有認為,漢語功底很好,反而給英語寫作出了難題,因為英語寫作更多是考察基礎,在辭藻、修辭上并不作要求,如果把漢語的這些優點放到英語中,就會寫成四不像。

不過,也有一些同學提出了相反的觀點:英語和漢語的篇章展開模式不一樣,想好的漢語腹稿不宜直接寫成英語。直白地說,英語強調“主題優先”,常常圍繞一個中心點展開;而漢語強調“語義優先”,常常按照“從周邊向核心”的方式逐漸靠攏,下面的兩個例子很能說明問題:

[新聞]十月的北京,風輕云淡、丹桂飄香,晚六時許,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隆重舉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攜夫人彭麗媛在國家會議中心入口恭迎各國領導人及其夫人光臨……本次會議旨在建設一個更加繁榮、更加和諧的亞太地區,主張加強亞太組織各國加強經濟武士合作,增強反腐打擊力度……(這句話的重點是“本次會議主旨”,但被放在了介紹會議舉辦時間、地點、流程后,其中還加上了對北京十月風景的描寫)

[賦文]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物華天寶,龍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神州霧列,俊采星馳……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王勃《滕王閣序》節選,這段話說明了宴會舉辦地南昌的歷史沿革和地理方位,并列舉了歷史名人、典故,但這些內容相對于舉辦宴會而言都是鋪墊信息,漢語采取了典型的“慢啟動”寫法)

有語言學家對漢語和英語的敘述模式做了圖形化的論述:英語的敘述模式是自上而下的箭頭,除了廣義從句等“枝杈”外,一般沒有別的“枝節”;但漢語是一個由外圍向核心的圓,像極了洋蔥頭,必須層層剝開才能看到最核心的部。前者是典型的“快啟動”,后者是典型的“慢啟動”。一“快”一“慢”之間,漢語在“語義優先”的前提下娓娓道來,注重的是較大范圍內的主題統一;而英語在“語法優先”的約束下必須嚴格遵循語法中有關“優先與一致”“右手與習慣”“銜接與連貫”的要求,注重的是語言的層次性。這樣,在學寫英語寫作時,應該首先弄清主題,然后圍繞主題展開“枝杈”,并用語法把這些層層疊疊的“枝杈”安排好,這樣不管句子長短,不管結構繁簡,都能較清晰地闡明主旨,說明事由,這就達到了英語寫作的基本要求。

傳統寫作訓練一般從詞匯開始,但我們認為英語寫作的教學與訓練不妨先從結構入手,對英語這種高度結構化的語言來說更是如此。教師應帶領學生分析母語人士行文中詞匯與結構的關系,特別是由于“詞匯缺項”或“詞匯低頻”導致句子結構發生變化的現象,這一點上文已做了闡述,此處不再贅述。王力先生曾稱漢語是“人治語言”,英語是“法治語言”,法治的語言首先要講“法”,這“法”可以是語法,可以是用法,更可以是習慣法,只有在法的“約束”下寫作,行文的有效性和正確率才能得到保障。

 

5、應試中的漢語寫作,是重文采還是重論理?

【育明夏教授】漢語寫作是重文采還是重論理?這同樣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而解決這一問題的核心在于,如何實現文采與論理之間的平衡?

從多所翻譯碩士招考院校漢百真題來看,無論是應用文寫作,還是議論文寫作,都沒有對文采做明確要求,倒是對行文邏輯、行文體裁等做了明確要求,如“不得使用古代漢語或詩歌”“結構緊湊、論點突出”等,這說明多數院校在漢語寫作考察方面主張“論理優先”。

從這些院校推薦學生閱讀的材料看,主要體現為“論理優先”,如閱讀《政府工作報告》《半月談》《求是》等黨刊政刊,閱讀《南方周末》《南風窗》等時評報紙,這些報刊的顯著特點是緊密結合社會熱點,從國情、社情特別是國計民生出發,深入探討當前制約我國改革發展的體制、機制、產業、市場問題,并提出相應的解決方案。這些文章都強調論理與現實的結合,較少涉及描寫等文學特征。雖然部分文章具有極強的可讀性,但仍堅持“表述簡明、語言簡樸”的原則,堅持“接地氣”的大白話,這既是幾年來中央堅持“走轉改”的良好結果,也是新聞時效性、專業性的重要體現。

部分同學在漢語言學習過程中,曾積累過不少古詩文和現代優秀作品的片段,有些同學能講演《三國演義》中劉備與曹操“煮酒論英雄”的片段,說起來繪聲繪色;有的同學能全文背誦《過秦論》《長恨歌》甚至《唐三百》中的大部分詩篇;有的同學酷愛余秋雨的歷史散文、畢淑敏的心理散文、林清玄的哲理散文,而且對其中的很多內容記憶猶新——這些積累對于提高漢語素養大有裨益,那么應該如何應用到漢百科目的寫作當中?要點有二:一是必要性,二是易操作性。

必要性事關“文采”的普適標準,直白地說,閱卷人對文采的界定如何?十年來,高考作文中古白話、文言文甚至古文作文越來越多,一時間古詩體、漢賦體等甚囂塵上,好像不會寫古文,不會寫篆字都不好意思說自己學過漢語言,但社會各界,特別是教育界、文化界對這一現象逐漸由支持轉而謹慎甚至提出了反對意見。有人是寫詩作詞有文采,有人說善用修辭有文采,有人說氣勢磅礴有文采,有人說縱古論今有文采,可見“文采”本身就是一個有爭議的概念——如果鼓勵大家寫古文、說古語,那現代漢語的使用和推廣勢必受到影響,也與國家大力推廣普通話、簡體字的做法相違背;如果鼓勵大家縱古論今,那免不了一些考生是古非今,感嘆“世態炎涼,人心不古”,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觀、“正能量”根本無從談起;如果鼓勵大家氣勢磅礴,那免不了一些考生寫出“口號文”“洗腦文”,要么矯揉造作、無病呻吟,要么空談誤國、口是心非,最后一定會出現毛澤東筆下“四海翻騰云水怒,五洲震蕩風雷激”的局面。因此從引導青年人樹立正確價值觀的角度出發,特別是引導樹立理性愛國、文明守法的理念出發,應該更多的支持青年人關注社會、關注民生、關注時代,做到“三貼近”。因此,把虛幻的文采轉化為切實的行動和關注,才是漢百考試發揮的積極作用。

莫言在諾貝爾文學獎頒獎典禮上曾說自己是一個“會講故事的人”,這給了我們很大的啟發。文學是什么?文學應該首先是人學,因為他關注人、描寫人、鼓舞人、塑造人;文學更應該是人民的學問,因為他關注民生、描寫民情、匯聚民智、激發民志,無論是民生、民情、民智、民志,不都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動的、有啟發意義的故事匯聚而成的么?我們的歷史,我們的文化,不也正在這一個一個故事中生根、發芽、開花、結果么?人人都可以做一個會講故事的人。用當今的政治話語轉述,就是“唱好中國聲音,講好中國故事”。

因此,文采的評價標準有很多,但任何時候都不應“為文才而文采”,從古到今我們有不少好文章,但凡那些玩弄文字、粉飾太平,極盡吹捧之能事的文章,最終都會遭到人民和歷史的唾棄;那些流傳至今的好文章,無一不是情感真摯、貼近民眾、眼光獨到、思想深刻的文章,當我們還不容易做到后兩點的時候,不妨先做好前兩點,讓我們的文章更有人民性,更有時代感,更有赤子心。

 

6、我背了不少素材,但感到用不上,怎么辦?

【育明夏教授】素材之于文章,相當于建材之于建筑。一些同學書籍涉獵面比較廣,但每每發愁自己的素材用不到考試中去?這不是玩笑話,而是真實發生的故事。我們以為原因可能有如下三點:

一是素材過于大眾化、教材化。有人調侃現在的高考作文,每年六月到七月間,司馬遷要受N次宮刑,寫N次《報任安書》;貝多芬要N次耳鳴,N+1次的演奏《月光奏鳴曲》;“最美XXX”又要N次在突發心梗的情況下停車,在兒童突然從高樓墜落時張開雙臂接住小孩……求求各位考生放過他們吧!這段話讓我們看到,在創新尚未形成全民共識的背景下,同樣的教材、同樣的課外讀物,同樣的教師講解,甚至同樣的參考答案,產生這種現象不足為奇。

二是素材表述不全,往往缺少重要信息點。比如蘇武牧羊,那他和衛律、李陵、單于之間究竟是什么關系?蘇武被放逐的地點究竟是貝加爾湖還是瀚海以南?又比如康有為、梁啟超同為維新變法的發起人,康梁這對師生關系中誰是老師,誰是學生?有時因為一個關鍵信息點回憶不起來,如人名、地名、事件名、機構名等,就不得不“忍痛割愛”;這些殘缺的素材越多,對我們的行文就越不利。

三是素材過于生僻,在有限空間內無法闡釋清楚。部分同學在某些專業方面具有優勢,但這些優勢對其他非專業人士而言反而成了障礙。比如一位醫學專業的同學用DNA的雙螺旋結構來象征二元論,但這個模型是什么樣的,很多人都不太熟悉;又比如一名音樂專業的同學用裝飾音比喻人生的波瀾和精彩,但裝飾音是什么樣的,沒有學過音樂的人可能也不清楚,這樣就讓這些同學陷入了“曲高和寡”的尷尬境地。

講到這里,有些同學會說,我看這個問題其實不難:現在市面上有許多現成的“素材大全”“例證大全”,把那些書看一看,不就有了許許多多的好例證、好素材了么?話雖如此,但考試行文看重的不僅是素材的數量,更在乎素材的深度。很多情況下,我們需要把一個素材寫得很深,而不需要列舉出許多素材,這才是問題的關鍵。

要讓素材順手拈來,靠背顯然不行,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個觸發點,就像炸藥要起爆必須有導火線和電雷管一樣,這個觸發點很多時候就是我們對生活的觀察和體悟。比如一位同學曾參觀過新疆獨庫公路(獨山子庫車公路)中段的喬爾瑪烈士陵園,聽到陵園管理員介紹解放初期人民解放軍工兵戰天斗地的感人事跡,這時他看到了一眼望不到頭的天山余脈,看到了解放軍戰士筑路修路的艱苦環境,看到了正在公路上奔馳的重載貨車和各式物資,他想到了魏巍筆下那些“最可愛的人”,想到了九八年長江流域特大洪水中為挽救人民群眾生命財產而無私奉獻的子弟兵,想到了日夜巡邏在祖國邊防、海防線上的官兵,這些意象匯聚到眼前這座直刺青天的無名烈士紀念碑前,讓他更進一步想到了新疆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想到了少數民族地區的發展和共同繁榮,想到了近幾年來日益緊張的邊疆局勢……由這座紀念碑引發的思考波及到許多層面,今后他在沿用這個素材時,就可以從任意角度挖掘這一事件,從而達到“舉一反三”的效果。

談到關心生活,有同學問:我們生活中的日常瑣事都可以寫么?比如“雙十一”中我的快遞遲遲沒有收到,我和一位同學就某位明星的個人作風產生了不同意見,我對食堂的飯菜和服務態度有意見——這些事情都能寫到作文中么?當然可以,但前提是以小見大,我們不歡迎“流水賬”,但我們歡迎“勤思考”。比如,從快遞遲遲未到聯想到快遞員的日夜忙碌,聯想到他們的生存狀態;從明星作風問題想到媒體的道德和明星的個人隱私,想到明星如何與媒體、與公眾健康、積極地互動?從對飯菜、服務有意見想到服務雙方的和諧關系,想到如何改善我們與社會基層人員之間的關系等。有了這些思考,即使是生活當中司空見慣的小事,都能寫成一篇有思想、有深度、有好評的文章。

素材古往今來,俯仰皆是,但如何選用,主要是避免選用常規的、生僻的、專業的素材,代之以創新的、民眾的、非專業性的素材,讓讀者能夠很快從你的素材中讀出你的真實想法,你的真知灼見,要讓素材能夠很好的支撐你的觀點,起到“一針見血、一炮打響”的效果。


優秀學員視頻展播

狀元經驗

藝術、考博  宋老師   13651323531

管理、國關  小李老師  13641231496

管理、社工  郭老師   13581757675

經濟、思政  馬老師   13370142852

外語、法學  姜老師   15311220200

24小時在線客服

總部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7號弘彧(YU)大廈大廈506

全國統一咨詢熱線 : 400-6998-626  

上班時間:早8:30-晚10:30 周六日、節假日不休

京ICP備11029026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08682號

Copyright ? yumingedu.com 2006-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總監:楊士田 法律顧問:楊陽

超极大乐透500期走势图